技术幻灯

动力蓄电池回收再利用前景可期

据预测,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再利用市场规模巨大:预计市场规模在2020年将超过100亿元,2022年将超过300亿元。也就是说,动力蓄电池回收再利用不仅是环保所需,还有着不小的经济效益。
动力蓄电池回收再利用

通常新能源汽车上的动力蓄电池剩余容量降低到初始容量的70%—80%时便无法满足汽车使用要求,就要“退役”。就像电动玩具上无法发挥作用的电池放在收音机里还可以正常使用一样,从汽车上退役下来的动力蓄电池,经过测试、筛选、重组等仍可以用于场地电动车、备用电源、电力储能等运行工况相对良好、对电池性能要求较低的领域,这就是梯次利用。

在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的试点企业—中国铁塔江苏分公司,运维部动力主管郭翔介绍,动力蓄电池由一个个小电芯组成,它们串联成各种规格的模组,再通过串并联组成电池包。使用若干年后,电池包容量会逐步衰减,无法在汽车上继续使用。

如果将电池包还原成模组,再经过重组和检测,符合通信基站所需的大小尺寸和电压等级,便可以供通信基站“备电”使用,即在停电后用来供电。2018年4月以来,江苏全省使用梯次电池9600余组,约60兆瓦时,消纳退役动力蓄电池600吨,替代铅酸电池约1800吨。中国铁塔江苏分公司计划8年内替换全部铅酸电池,年需求量达200兆瓦时以上,可消纳退役动力蓄电池2000吨,替代铅酸电池约6000吨。

动力蓄电池的梯次利用还被储能领域普遍看好。由于电费实施峰谷分时计价,供电企业需要在晚上充电储能,白天再将电力释放出来,这样能为客户节约大量电费。目前,中国铁塔江苏分公司在南京江北新区建设45兆瓦时的梯次电池储能电站项目,将于2020年上半年投产。该项目充放一次,相当于180个家庭一个月的用电量。

  拆解转化是关键  

一般情况下,如果容量性能降到30%以下,动力蓄电池就不再能梯次利用,只能拆解报废。电池被拆解后,可回收其中有利用价值的再生资源,例如钴、锂、镍等贵金属。这些资源将再转化为电池的制作材料。这是构建动力蓄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链回收利用体系中最后也是最关键的环节。

据了解,动力蓄电池的拆解方法可以分为物理拆解和化学拆解两种。由于化学拆解中使用的强酸强碱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和破坏,所以江苏省并不鼓励这种方法。

江苏一家新能源公司研发出等离子拆解法,即对废旧锂电池实施等离子分离、固体物分离、气体无害化处理等程序,提取可利用的再生资源。据悉,这种新型拆解方法能够有效地规避强酸强碱的使用,防止损害环境。目前,这项新技术已在省内推广,年处理1万吨的项目即将在2020年年中投产。

除了拆解过程可能造成污染,高成本也是阻碍退役电池回收再生的难题。据相关拆解企业负责人介绍,广泛使用的磷酸铁锂电池,回收价值较低,处置成本过高,再生收益远不抵其再生成本,这大大影响回收企业的积极性。

对于动力蓄电池拆解后再生利用的经济价值,也有很多讨论。国家863电动车重大专项动力电池测试中心主任王子冬就指出,动力蓄电池是否具有回收的价值,要提前对电池多级利用的效益进行评估来确定。在实际应用中,许多材料的回收价值比较低,特别是轻量化技术的应用,导致许多企业的电池箱材料采用非金属材质,其价值就更低。对于磷酸铁锂等电池,其正极材料回收价值不大,按照传统工艺回收将得不偿失。

在陈平看来,“整车退役后的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的规范管理是动力蓄电池全生命周期溯源的重要环节。”因此在国家监管平台建立“回收利用管理模块”,面向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梯次利用企业、再生利用企业完成溯源信息采集,以实现动力蓄电池的在线监控以及各主体的责任落实。

目前,中国以湖北格林美、北京赛德美、赣州豪鹏、湖南邦普、广东光华等为代表的一批企业,已初步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废旧动力电池再生处理能力。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国轩高科、比亚迪等动力电池生产和材料企业,亦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有所布局。未来中国还将继续加紧培育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标杆企业,并不断探索技术稳定、体系成熟、可商业化、环境友好的多元化回收模式。

200+

合作伙伴

2311+

项目案例

202+

专利发明

15+

成立历史

intel英特尔 Lenovo联想 HUAQIN华勤 HUAWEI华为 RAPOO雷柏 FLEX伟创力 龙旗控股 Agilent安捷伦 Hisense海信 BYD比亚迪
咨询在线客服
售前咨询热线
185 8902 9761
售后咨询热线
186 7666 0215
扫一扫,加好友扫一扫,加好友聊天哦!